颠沛流离

Posted by tixiang on August 27th, 2010 under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又是匆匆忙忙的一季过去,太久没整理过自己的思绪。生活过得一团糟,心情起伏如水涛。

突然想问问自己的心,如今停留在哪里。

有太多的失望,什么时候才能迎来真正的曙光。

有时候想离得远远的,并非是谁又刺伤了那么脆弱不堪的我,而是看着你们身上闪闪发光的幸福,我只想退避三舍。快乐不快乐,有时候是一线之间,有时候是弹指之间,我不是那么喜欢煎熬着等待戾气的消退。

我知道是我太倔。

生活又太过平淡,有时候的执拗,只是为了增添一些色彩。总是不经意间回望,原来这几日又成长了许多,不再轻易暴露心性,不再极端与世抗争。

很多美好,都经不起计较,锱铢计较,最后定是最朴素的都得不到。世间难得双全法,完整的美好,代价那么高,装着无知、愚钝、善良、与世无争,却把一切看在眼里,锁在心里。

我总是比别人慢一步的那个人,是迟是早,其实又有何重要。如若有心,再怎么姗姗来迟,他也会把你牢牢握在手心。其实一切,早已明了。

七月,传说中可以结束这常年阴晦的日子,虽然,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是依然允许自己,期待阴霾后的晴天,期待一个美丽的无忧无虑的秋天。

我想跟你住在同一片屋檐下

Posted by tixiang on June 9th, 2010 under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我想跟你住在同一片屋檐下。

侵早看你那凌乱的头发,新长出来的胡茬。懒洋洋。

我要拽着你的手上班,要你牵着我的手回家,每次到家门口都假装找不到钥匙,让你为我开门。然后冲进屋把你锁在屋外,对着无辜的你猖獗地笑。

我们一起做饭,一起洗碗,一起看电视,一起打架,我要坐在你的自行车后座上,倚着你,看裙裾飘扬。

不许你喝咖啡,要你陪着我喝茶。一点一点地泡,一口一口地呷。

永远不要留我一个人,让我独自牵挂。不要扔下我一个人上班,一个人回家,一个人闲逛,一个人寂寞。我那样地害怕寂寞。寂寞到断肠。

我真的好害怕。

一个人苦久了,再学不会坚强。

我再不想扮演坚强,请你,成为我的力量。

作茧自缚

Posted by tixiang on May 24th, 2010 under Uncategorized  •  No Comments

我并不曾知晓原来自己还是这样的脆弱,脆弱得不堪一击。

我也并不曾知晓我何以会难受到哭了,那样地不可理喻。

或许我的人生里必须不断重复这样的悲剧,从快乐的翘首等待,到噩耗的漫漫煎熬。

可我真的一点,一点都受不了。

大起大落,一遍又一遍的大起大落。心都快被摔碎了。而我却什么都不可以说,不能发火,不能怨恨,只能自己舔伤口。

可是这次的伤口好大,怎么都愈合不起来,我竟一次次地想哭。越哭越觉得自己无理取闹,却是停不下来。

那天一场豪雨,把我的心彻底浇凉,然后冻住,最后冰裂,碎片四溅,催肝断肠。

从唇红齿白,到风中凌乱。湿漉漉的衣衫,湿漉漉的头发,湿漉漉的心情。

而你却不会懂。

我可以忍着不去责怪你,却不能阻止自己伤心。

看到你那若无其事的样子,我有着自己也无法明了的心情,除了难受,只有难受。

想逃离,却走不出这藩篱。

我那么骄傲

Posted by tixiang on April 21st, 2010 under Uncategorized  •  No Comments

我那么骄傲,一心只愿让你看到我的美我的好。

所以我不想让你知道,我每天喝药时那苦苦的样子。

也不想让你闻到,我跋涉一天之后熏人的臭袜子。

更不想让你看到,我胃疼时腰都直不起来的样子。

我是那么骄傲,所以我疲惫了就开始躲藏。

静静地在角落里舔伤口,我不想让全世界都知道。

舔完了恢复了,我一样会张牙舞爪地出现,一脸欢笑。

只是有时候我也想。

你能看着我喝药,药就不苦了。

你能帮我洗袜子,我就开心了。

你能背着我上楼,我就不怕胃痛了。

可是我真的太骄傲,什么都不想让你知道。

假如给我三天幸福

Posted by tixiang on March 29th, 2010 under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如果你想看到我幸福的样 子,请陪我三天。三天,陪我一起幸福。

去哪儿并不重要,这三天,让我们彼此相恋。

这之前,我要收走你的电池,切断你与外界的任何关联。

我们可以去西湖,手牵手走过苏堤,绕遍湖边,却不要假装与你断桥相会,一刻,我都不许你离开我身边,就三天。

我们去找那片高高的树林,那里住着我梦里的童话,我们一起仰望,云端的枝芽,摩挲着流云的暖。

我给你看,我最幸福的笑,不带一丝伤感。让我们在花团锦簇之前留影,不需要很多,只一张,只要能够证明,我们真的一起来过,不会怕经年之后以为这只 是曾经的一个梦。

夜晚去高高的山顶上,偎依着瞻仰星空,整个世界都开始寂静,我们一起听晚风吹过耳畔的声音,缱绻的温柔。

告诉我你也喜欢我,告诉我你喜欢我的野蛮和温柔,告诉我你也愿意与我长相厮守。我会回报你,颊上一个轻柔的吻。

三天后,我就放你走。放你回到俗世的生活,将一切都归还与你。我会带着我的幸福,写我的故事,我的童话。

涅槃

Posted by tixiang on February 25th, 2010 under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我该不会是一个长命的人。

曾经那么健康那么强壮,现在已经成为了只可敬仰的过往。无法返回的哀伤。

我也不知道这个短暂的生命会在什么时候画上句号,或是已经完成了多少。也没有人可以告诉我萦绕在我周围的这股邪气会在什么时候真正离我而去。

然而我希望可以在人世留下一个孩子。

他可以再爱,可以再娶。他可以告诉孩子,你有着一个怎样的母亲。

她喜欢风花雪月的故事,动不动就伤感赋诗。她调皮起来像个顽劣的孩子,没有人斗得过她的狡黠,可她严肃起来思维缜密逻辑清晰,所有的人都害怕她生 气。

她就是这样一个女子。那样的纯真热烈,那样的寂寞感伤,那样的才华横溢,那样的与世无争。却得不到世人最平凡的爱。

我希望在人世的最后一天,不会在医院里度过。而是在静静的上岗上,依偎在别人身旁,看夕阳渐暖,暖风拂过脸庞。就这样在玫瑰色的天空下,永远地睡 去。

缘定

Posted by tixiang on January 21st, 2010 under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曾经我长得很胖很丑,所以 我知道从来不曾有人喜欢我。

可我也不过是个极普通的女孩子,害怕寂寞。

于是我孤单着长大,丑丑地长大。心里却抱着幻想。

我想,外貌不过是多么浅薄的东西,我希望有这样一个人,能够喜欢上那么丑丑的我,然后我会让他知道,他中意的人华丽转身之后,是多么地令人惊艳。作 为报答。

于是我一直等待。

等过了十六岁,等过了十八岁,等过了所有落寞的春天。

最后我终于相信,我错了。我痴痴地傻等,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幻觉。没有人越过那层容颜心疼你的忧伤。

于是再付不起等待的代价了,于是我不得不开始美丽了。华丽转身却不足以倾倒众生。才知道原来无可救药地孤单着。

不是没有人对着我流过口水,可那些永远歪瓜裂枣枯枝残渣。

上天为什么要给我如此可笑的人生。我那么平凡,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收获平凡的幸福,看到心痛。荒诞的不幸带给我忧郁的才华,我不要,我一点都不 想要。

为什么要让我游离在人世之外。从来没有收过花收过娃娃收过巧克力,从来没有人牵过我的手给我温存而缠绵的拥抱。从来没有人站在我面前告诉我今生不许 你再哭。

我遇到的人,不是冷漠、虚假,就是遥远、懦弱。

今生我只珍视那么几个人。我已经有一个“此生遇你三生有幸”的知己,我等的也不过是“原来就是你”的感觉。

可是你,在哪里。

午后

Posted by tixiang on January 7th, 2010 under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

新的一年,我盼望了好久。

我曾说,如果我能活着跨过这个年关,真该给上苍磕几个响头。

这一年,我经历了什么,其实也未见得就沉重。然而沉重的,是对生命的畏惧。从来没有像这一年这样深刻地感受过生命的脆弱,虽然我并不曾面临多么严峻 的威胁。

我知道春天来临的时候,就可以完完全全地告别所有遗留的症结,入不敷出,也早已不再计较。

回首之时,依然会想起曾经有过那么美好的一段日子。每周跑去人大蹭课,挤在一帮小孩中间听老师讲哲学,时而听着听着就睡着了。那时的青春,真正是奔 放而快乐的。

如今转眼就这样地苍老了。

我想上苍给我安排的一切,都有祂的理由。只是有时,这个理由飘渺得着实让我无所适从。于是我狂傲着跟祂反抗,于是终于被重重地打到在地。我承认,我 从来不曾斗得过你。

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

为什么转瞬即逝的昨天永远散发着馨香。

为什么这一生永远笼聚着一层淡淡的哀愁。

为什么要让我成为一个情诗高手,却永远隐匿在红尘中。

我要的礼物

Posted by tixiang on December 25th, 2009 under Uncategorized  •  No Comments

我不曾有过远大的理想,即 使曾经狂妄过,也不过是虚无缥缈之词。

而我曾经期待最多的,便是高中结束时重复了多遍的:请给我一个美好的未来。

而这个未来,却一直没有来。

所以我想要的,都不难见到:

小时候想要娃娃。可以抱着它睡觉。

想要生日的时候可以啃大大的蛋糕。

长大了还想要娃娃。

想要生日的时候有人可以陪我啃蛋糕。

想每天有漂亮的衣服华丽地飘过街头。

想拍写真集让别人认不出我。

如今却只能有一个想法。

今年的生日一样地落寞,生日前一天,生日后一天,我躲在浴室的角落里,泣不成声。我哪还在乎什么生日不生日,我只想安安稳稳的,不再有任何顾虑和牵 绊。

除了一个特例外,我很少哭过。可今年却是经受了太多。

我只希望,这一年早早离去,来年开春春暖花开的时候,可以快快乐乐地徜徉花间。

烟花和我和爱情

Posted by tixiang on October 30th, 2009 under Uncategorized  •  No Comments

爱如烟花,只开一瞬。

其实我并不同意这句话,但是却喜欢,因为我喜欢烟花。

小时候买不起烟花,真正是奢侈品,每到过年爸爸放几个震天响的炮仗,便是唤醒了来年的喜气。

可我却惦念着烟花,它那么美。

过了好多年,一个春节,我兴冲冲地跑去村里的小店,买了两管小小的烟花,不知道叫什么,只记得是长长的需要手扶着,点燃后自己会一颗一颗冒出来, “区”的一声蹦出来,然后响一声,然后只剩黯淡的灰烬。

我买了两支,我和姐姐各一,点完自己的之后,才发现姐姐那支,根本就点不着。

又一年,我记忆中奇特的一幕。那天上楼,看到窗外有红光,慢慢升起,慢慢变亮,然后红光骤亮,消失殆尽。我走向阳台,四下里只有寂静的田野,而尽 处,是一个小山头。哪来的烟火?我有过各种猜想,甚至怀疑会不会只是幻觉,只是最终依然是不得而知。那是我最怀念的烟花。

后来的几年,周围人家陆续开始放烟花,一声一声的,那么响。我每每闻声出来,对着那片绚烂的天空,看得入迷。

这样我就已经够幸福了。

我并不真的很在意那烟花是不是我自己亲手点燃的,我只觉得它很美。

不过奇怪的是,对于电视上看到的烟花盛会,我永远提不起兴趣,尽管尽属上品,我丝毫不觉有何美感。想来这烟花也该是身临其境去欣赏的。观潮,理应也 是一个道理。

最近这些年,连看别人家的烟花都没了兴趣,只是会在路过门边的当头,瞥一眼那色彩纷呈的天空,美丽依旧,可却不是我期待的那种感觉了。

我至今,没有亲手燃放过任何烟花。

这,也是我今生爱情的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