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009

烟花和我和爱情

Posted by tixiang on October 30th, 2009 under Uncategorized  •  No Comments

爱如烟花,只开一瞬。 其实我并不同意这句话,但是却喜欢,因为我喜欢烟花。 小时候买不起烟花,真正是奢侈品,每到过年爸爸放几个震天响的炮仗,便是唤醒了来年的喜气。 可我却惦念着烟花,它那么美。 过了好多年,一个春节,我兴冲冲地跑去村里的小店,买了两管小小的烟花,不知道叫什么,只记得是长长的需要手扶着,点燃后自己会一颗一颗冒出来, “区”的一声蹦出来,然后响一声,然后只剩黯淡的灰烬。 我买了两支,我和姐姐各一,点完自己的之后,才发现姐姐那支,根本就点不着。 又一年,我记忆中奇特的一幕。那天上楼,看到窗外有红光,慢慢升起,慢慢变亮,然后红光骤亮,消失殆尽。我走向阳台,四下里只有寂静的田野,而尽 处,是一个小山头。哪来的烟火?我有过各种猜想,甚至怀疑会不会只是幻觉,只是最终依然是不得而知。那是我最怀念的烟花。 后来的几年,周围人家陆续开始放烟花,一声一声的,那么响。我每每闻声出来,对着那片绚烂的天空,看得入迷。 这样我就已经够幸福了。 我并不真的很在意那烟花是不是我自己亲手点燃的,我只觉得它很美。 不过奇怪的是,对于电视上看到的烟花盛会,我永远提不起兴趣,尽管尽属上品,我丝毫不觉有何美感。想来这烟花也该是身临其境去欣赏的。观潮,理应也 是一个道理。 最近这些年,连看别人家的烟花都没了兴趣,只是会在路过门边的当头,瞥一眼那色彩纷呈的天空,美丽依旧,可却不是我期待的那种感觉了。 我至今,没有亲手燃放过任何烟花。 这,也是我今生爱情的写照。

怀念初始

Posted by tixiang on October 20th, 2009 under Uncategorized  •  No Comments

凡事总有一个开端,来临时 或许那样地悄无声息,却总会在将来的某一个时候发现,原来,不知何时,它早已开始了,那样美丽地君临。 怀念是一种习惯,生日是对生命初始的纪念,长大了可以有成人礼,成家之时有婚礼,入土的那一天是葬礼,从始至终,我们一直都在怀念。 怀念初始。 回忆生香,也生疼。 我有很多想遗忘的过去,并不痛彻心扉,却希望它从没发生过。虽然我一直在告诉自己,你不可以后悔自己做过的任何事。有时回想起来,那么稚嫩的自己, 却是莽撞执着得让人心疼。却没有人心疼。 我也有过很快乐的日子。那仿佛是高中二年级的时候,我生命中最幸福的半年,没有人陪伴没有人关怀,幸福的半年,世界仿佛只剩我一人,可我却那么快 乐,生命那么美好,喜欢每一株绽放的植物,喜欢触碰每一片透亮的绿色,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待着,白天看浮云夜晚在暖暖的风里瞻仰星空。 还记得一个清晨我早早醒来,在校园里的栀子丛里,发现了第一朵花,还没褪尽羞涩的绿,我欣喜着俯身闻它的香。想起来依然是美。 这样的世界不曾被人侵扰。 我已记不起,这种美好是如何消失的,或许正像它悄无声息地来临那样,它的离去令我无法捉摸。我只知道,后来有一些不快乐的回忆,或许就是从那时开 始,我已成了自己的敌人。内心小小的世界爆炸的时候,我却只能跟自己拼命。 算是开博第一篇文章,就不写太多了,陈芝麻烂谷子,是早该烂了。没有任何丁点的怀念,有时候深深地记起,只是为了了无痕迹地吹散。好朋友仍然是好朋 友,不相识依然是不相识。我只是跟自己有着一个无比快乐也无人能破坏的美丽过去。

Va, je ne te hais point

Posted by tixiang on October 20th, 2009 under Uncategorized  •  No Comments

Tais-toi et embrasse-moi.

Posted by tixiang on October 20th, 2009 under Uncategorized  •  No Comments

你曾是我一开口就能听出我感冒的人,你曾是我止不住咳嗽时会说心疼的人,如今你们都在遥远的地方幸福着。

The Given Child

Posted by tixiang on October 20th, 2009 under Uncategorized  •  No Comments

For the world’s more full of hope than you can underst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