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Uncategorized’ Category

匆匆

Posted by tixiang on November 1st, 2011 under Uncategorized  •  No Comments

路边一堵枝繁叶茂的绿墙 墙上开满了幽蓝的鲜花 从来不曾仔细驻足观赏 每次经过 都那样脚步匆忙   忙着去追赶匆匆前行的自己 忙着去寻回依然在云间漫步的灵魂 忙着去匆匆地遗忘 遗忘 那阵阵馥郁的馨香   可是我 是多么爱那片幽蓝的鲜花啊 梦里它们依然在热烈地绽放 吐不尽的芳华鲜妍 令我逡巡流连   生命是一个交叉小径的花园 在每一个路口 都遗失了昨天 不管是夏日傍晚的一抹斜阳 抑或是星夜里飞舞的荧光   有一些风景这一生都回不去 有一些风景这一生都在梦境里永恒珍藏  

情书

Posted by tixiang on October 14th, 2011 under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一阵湿润的凉风吹入窗棂 枝蔓上的碎叶窸窣作响 眼前突然闪现出我们曾经痴迷的 白纱逸飞的窗帘 和窗帘后那个若隐若现的美少年 微微颤动的睫毛 和眉角的一弯桀骜   前世的情书今生才收到 幸福总是姗姗来迟 化作了窗前的柔软的南风 掠过她的青春 她的美貌

夏满

Posted by tixiang on July 27th, 2011 under Uncategorized  •  No Comments

  仰望了一整个春天,忙碌了一整个夏天。星荧流转,世事变迁。   又告别了半个青春年岁,时光走得太急,生命却一直在慢步徐行,我的心停留在十六岁,来不及老去。   昨天是发梢里的春风,掌心里的雪,摇曳过绽放过,宛若夏日里的清甜。火热明媚,燃成秋天里瑟索的枯蝶。   生活淡如水,却经不起往复的流年。心头那么多曾经,美好的挂念。竟是许给了离愁,和一句不曾说出口的再见。   听过几个故事,认识过几个人,走过很远的地方,却离不开这座城。   远方有看不完的世界,城里有忆不完的童年。   翩飞。夜难寐。   于是夏满了,我依然在仰望。

风起

Posted by tixiang on April 4th, 2011 under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那天一阵风起 香樟叶簌簌落满地 一片枯黄一片翠绿 在耳际盘桓飘零 于是我 开始想你 那天一阵风起 漫天飘起一阵樱花雨 一瓣快乐一瓣忧伤 点点润湿了思绪 于是我 开始想你 那天一阵风起 随柳絮吹散了春季 一朵逍遥一朵犹疑 如杨似雪摇曳天际 只是我 再不能忆

哪里有什么骆驼

Posted by tixiang on February 12th, 2011 under Uncategorized  •  No Comments

窗外又是温热的晴,阳光散落在长长的头发上,是紫色的云霞和青春的脸庞。 我的心,举棋不定。 我犯了很多的错,我纵容了自己太多自以为是的骄傲,我以为我不会轻易被思念俘获,可我的心,却举棋不定。 我想我,还不相信爱情。 还未曾有人让我看到过真正的爱情,无论是别人,还是自己。那所有心绪起伏的纠结,与其说是爱情,毋宁说是一种空虚的占有欲。 爱情是一个多么美丽的谎言,又有多少人能做到“任时光勿匆流去,我只在乎你”,更不用说为了一个人“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后者在我的生命中确实存在,我有着英雄一样的侠肝义胆,会愿意为那几个好朋友两肋插刀在所不惜。 可是那些曾令我痴痴等待爱情的人,磨砺我心性占据我所有心力的人,却并不懂得如何来关爱我,保护我。 我知道,我总是所托非人。 总是兜兜转转百转千回,依然又回到了起点,一无是处一无所有。 于是我只能,沉默,再沉默。

Protected: 人生若只如初见

Posted by tixiang on December 23rd, 2010 under Uncategorized  •  Enter your password to view comments.

There is no excerpt because this is a protected post.

道别

Posted by tixiang on December 10th, 2010 under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没有人懂我。也许有人已经懂了,却装作不懂。 我真的,太累了。谁都不想再碰见。 当一个人把所有的喜怒哀乐都押在个别人身上的时候,这太可怕了。当一个人发现自己所有的喜怒哀乐都被个别人的只言片语含沙射影所牵连的时候,这真的太可怕了。 所以我,打算离开了。不是几天,不是几周,是永远。 我会笑,我会闹,我会生气,我也会躲藏。我可以一无所有,但不会让自己卑微地存在。我的王,只能看着我,聆听我心里无数甜美的祷告。 咫尺天涯,你不过是仗着我,这一生都不被人爱。 我一路孤单着走来,曾以为那儿会有一个温柔的港湾。我孤单地过所有的节日,违心地说我不愿过生日。除此以外,我还能怎样? 到底得是有多笨的人,才会相信所有这些言不由衷的话。想来并不是真的笨,我懂的。 每一次无以为继的时候,我都做好了全身而退就此离开的打算。所以我从来不让自己在任何方面亏欠任何人。不想让我离开,除非你可以,让我永远亏欠着你,永远握着一颗涌泉相报的心。 有时候,世界再喧嚣我都没法听到。如果你曾懂,我那样坚韧的心,勇敢起来能有多大的力量。就如同那一年,只身飞往欧亚大陆的另一端,起飞前,是那样地惴惴不安,待到腾空时,那种无以言明的喜悦,让我觉得纵使真的会摔得粉身碎骨,我也无怨无悔了。 一切就这么简单。 昨天跟人说,我真的想安定了,我好累。 他说,时机到来就会安定的,总有那么个起起落落的阶段,后来就会领悟,然后就来了,你信吗? 我,可以相信吗?

仪式

Posted by tixiang on December 6th, 2010 under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姐姐终于出阁了,就在昨天。阳光温热,天空湛蓝。 这个从小陪我长大的人,二十多年来从未远离过的人,就这么嫁出去了。 姐姐大我四岁,小时候我最想玩的时候她要忙着学习,不能陪我一起;我小学才没读几年姐姐就进中学了,不能再坐她的自行车回家,曾经回家坑坑洼洼的石子路有一段倾斜的上坡,姐姐骑着车费劲地走,我在后面吭哧吭哧地给她加油,她总说我以为这样有用么,而我从来不曾怀疑过。 永远睡同一张床,她忙着背书看书的时候我已经呼呼大睡,那些年习惯了在昏黄的灯光下入眠,偶尔脑子里还回荡着当年飘过我耳际的只言片语。 我们俩,除了长得很像,其它什么都不像,言行举止气质着装,或许我们只是分别继承了父母的个性。而我的成长,却像是一个特例,却无处不受益于姐姐的铺垫。 入学前姐姐教我写过几个字,入学后抱着姐姐的练字帖背下了那么多首从来不知所云的诗,中学前已经学会了几句蹩脚的英语,初中每个学期前我都自学了几章数学,某个冬天每天早上啃年糕的空当,津津有味地看完姐姐高中课本里的好几篇古文。 想来我的聪慧并不是天生的,而是在我心智还未开启之前,无意之中已经得到了启蒙,而这一切,来自于我这个机缘巧合的姐姐。而她这一路,没有扶持没有依靠,那么多时候,却生活在我的光环之下,有时候总让我觉得亏欠她许多。 所以说,她终于嫁人了。这个长不大的孩子。 我一直以为结婚时办喜酒是非常冗余的一个过场,就在婚礼前一天我还跟一个小孩信誓旦旦地罗列了一堆振振有词的理由,说这是多么没有意义多么繁琐多么不值得如此浪费心力的一件事情。直到昨天,乐队到家门口,烟花响起鼓乐齐鸣的时候,我发现我哭了,我一点都无法理解自己,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哭了,别人都在看热闹,只有我在找角落躲,不想让人看见我的眼睛。 早上我听着一首早已听腻了的歌,听着听着突然感动了,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真正地听懂了。就像在昨天,我又突然明白了《小王子》中的一段话,关于“仪式”。狐狸对小王子说,你来驯服我吧,小王子说,要怎么驯服呢?狐狸说,这需要一点“仪式”。就像猎人们那样,他们每周日都要狂欢,这就是他们的仪式。没有仪式,生活只是单调的重复,我每天都要担心被猎人捕杀,但是有了仪式,周日的时候,我可以去林子里小小地散个步。小王子说,那驯服的仪式是什么呢?狐狸说,你先站在那里,远远地看着我,每天你都挪近一点,每天你都要在同一个时间出现,这样我就能知道如何准备好心情,这样在你快到来的时候,我的心就开始紧张地雀跃了。你看到那片麦田了吗?我不吃面包,麦对我来说没有意义,但是你有着金黄色的头发,以后当我再听到风吹过麦田的声音,我就可以想起你那金黄色的头发。 从前只被狐狸的深情和无私打动,而昨天,让我潸然泪下的锣鼓声便如同小王子与狐狸的道别:我要走了。我要哭泣了。是你让我驯服你的。是的。可是你现在又哭泣。是的。为什么要这样?你再去看看你的玫瑰,你就会明白了。 “最真实的东西是双眼所无法看见的。正是你为你的玫瑰所花费的时间才令她变得如此珍贵。” 姐姐,长大了吧,以后再闯祸,也不用我来收拾烂摊子了。 然后,要幸福啊。

写给海洋

Posted by tixiang on October 26th, 2010 under Uncategorized  •  No Comments

我等不到了,等不到你,放下一切,只看着我。 等不到能有一天,为了你,兴高采烈地去把长发卷起。 如此简单的心愿。 什么是深情,我从来没看到过,我以为曾看到过。闪烁的眼神,温情的话语,空气里那游离着的甜丝丝的香气。那样着迷,转身时不能言说的别离。 我想我爱你。 也许这一生,我都不会对别人说这三个字,这一生,都会将一切埋藏心底,只对自己诉说,这所有的秘密。 我喜欢你。喜欢和你在一起。喜欢你深情看我时的眼神,喜欢你怕我生气时的战战兢兢。我可以轻易卸下骄傲的伪装,我可以对人多么冷漠,就可以对其他人多么好。有时候也会期待一个,不可一世的拥抱,保护我,温暖我的手,不管冬天有多么漫长或难熬。 我知道,我不能忘。

夏秋

Posted by tixiang on September 28th, 2010 under Uncategorized  •  No Comments

是不是每个人,都会爱上自己出生的时节。 我原本也爱这种,半冷半暖的秋天,夏日的火热已退,秋日的萧索未至。 正如我喜欢清晨天将亮未亮,人将醒未醒之时那样。那种模糊的棱角,潜移默化的交界,好似世界都被摒弃在喧闹的外延。 不知从何时开始,已不再纠结。 我也有,曾为我插别人两刀的兄弟,我也有,视自己如生命的亲人,我知道,其实我已经很美好。 有时候在很多地方写东西,写给不同的人看,现在却觉得自己愚痴了,我总是那么用心不纯,可却没有人真正受到我文字的鼓舞,为我送来期待已久的那份暖。所以终究,何必呢。 我写给你的东西,你竟不看,你看了的东西,你竟不懂,你看懂了的东西,你竟不敢伸手来取。我想我是再明了不过的了。 我不是女王,不是公主,不是灰姑娘,不是丑小鸭,当然我心地很善良神经很脆弱,所以我也许,是颓废的女王,穷酸的公主,大脚的灰姑娘,蜕变不了的丑小鸭。 我就是那么可爱,谁都无法驾驭。 包括,你,你,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