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秋

是不是每个人,都会爱上自己出生的时节。

我原本也爱这种,半冷半暖的秋天,夏日的火热已退,秋日的萧索未至。

正如我喜欢清晨天将亮未亮,人将醒未醒之时那样。那种模糊的棱角,潜移默化的交界,好似世界都被摒弃在喧闹的外延。

不知从何时开始,已不再纠结。

我也有,曾为我插别人两刀的兄弟,我也有,视自己如生命的亲人,我知道,其实我已经很美好。

有时候在很多地方写东西,写给不同的人看,现在却觉得自己愚痴了,我总是那么用心不纯,可却没有人真正受到我文字的鼓舞,为我送来期待已久的那份暖。所以终究,何必呢。

我写给你的东西,你竟不看,你看了的东西,你竟不懂,你看懂了的东西,你竟不敢伸手来取。我想我是再明了不过的了。

我不是女王,不是公主,不是灰姑娘,不是丑小鸭,当然我心地很善良神经很脆弱,所以我也许,是颓废的女王,穷酸的公主,大脚的灰姑娘,蜕变不了的丑小鸭。

我就是那么可爱,谁都无法驾驭。

包括,你,你,你。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Tuesday, September 28th, 2010 at 8:49 am and is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