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吃颗定心丸

Posted by tixiang on December 21st, 2013 under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

长大后,最怕的一种感觉,就是『惶恐』。

不懂事的那几年是人生仅有的一段单行线,时间推着襁褓中的自己向前,学步、学语、采花、上学,所有认识的人都是必须认识的人,所有发生的事,都是必须发生的事。我对自己最早的记忆,年幼到依然还坐在母亲的臂弯里,她抱着我跟另一位抱着孩子的母亲在我们家院子里聊天,从小便多病的我,那时还在温热地发着烧。次早而异常清晰的一段记忆,出现在我六岁的时候,妈妈生着炉火,我就站在她身边,双手在后,身体靠在墙壁上,我们在聊将来,说我长大后会去上学,从小学,到中学,再到大学。

我依然记得炉火里柴火的暖热,而一转眼,连大学,我都已经毕业了好多年。时光的瞬间改写,就像武侠片里稚嫩的药童在刀光剑影的闪烁中长成了侠士,或是邻居家淘气的孩子,在母亲的呼唤声中突然出落成了一个明朗的少年。小时候的冬天里,清凉冰冷的星空依旧,而见证我漫长衰老过程的星星们,大概也只是疲倦地眨了一下眼。

幸运地绕过了中考,却没能有幸翻过高考这面高墙,对历史无感、对政治发憷的我带着对数理化的一腔热情不假思索地选择了理科,没想最后还是进入了一所文科院校。那是人生的单行线第一次出现了分流,我却没有想太多,『追求最好的』,那条单行线用它强大的惯性直接把我送出了交叉口。

高中的时候没有娱乐,无法恋爱(只能偷偷喜欢男生)(虽然其实现在也是),同学们夜间最大的娱乐活动就是听广播,我也听过很长的一段时间,听音乐听读书节目听别人破碎的心情,除此之外同学们最津津乐道的是一个叫做《伊甸园信箱》的节目,江浙一带的人或许比较熟悉,主持人万峰,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人,节目的一大特色就是爱训斥人,经常有被丈夫背叛的女人打电话进来哭诉良人的不忠,引来主持人扯着嗓子一顿臭骂。这么别出心裁特色鲜明的节目听众之多之广可想而知,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明知是来找骂的,还有那么多人(多数是女人)愿意打电话进来。当时也不懂『托』这种东西,我至今也不曾了解这个节目是否有找『托』的嫌疑,所以当时的我完全相信这些人都是真心实意来找骂的。找骂的原因有一次凑巧被我听到了,有一个女听众打电话进来,讲述的也是老公出轨背叛自己心里如何难受诸如此类之事,主持人照例发了一通飙,骂他老公的不是,骂她软弱的不是,让她赶紧去离婚。完后女听众说了这么一句,谢谢万老师,我就是想让你来骂一骂清醒清醒,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十几岁时的我当然觉得这是很荒诞的,明摆着正确的决定,为什么非得让这个凶巴巴的主持人骂几句之后才能做呢?可是后来,我终于明白了,虽然在旁人看来是匪夷所思不可思议的,但是在那个女听众看来,这种并不优雅的醍醐灌顶,是一种安抚,是犹豫不决的病痛里一颗苦口却疗效斐然的定心丸。

是的,定心丸。

谨慎的人说话总是带着一种迂回的智慧,你希望从他们那里听取意见,他们永远会带上『个人觉得』、『仅供参考』、『慎重考虑』这样的字眼,总是带着一种生怕采取了他们的建议将来若行不通会被我们拎着菜刀追杀的严密。可是每一个选择,都是一个被迷雾覆盖的交叉小径的花园,我们不知道里面藏着的会是温柔的陷阱,还是流奶与蜜之地。

《十八岁的天空》里古越涛在面对选择时曾说,总是希望事情能够自然地明朗,怕自己选错了,就不能再回头了。这句话,基本上阐释了我在开篇时所提到的『惶恐』的感觉。

你是否也会在某个闲来无事或者焦头烂额到恨不得自己从来未曾出生的日子里,狠狠地猜想,人生当初的某个十字路口,如果做出的是另一种选择的话,现在会过着什么样的日子。如果高中毕业我选择了理工科院校的话,我或许会过着另一种风格的十年、二十年、一辈子,或许依然羞涩但是不孤单。

我们永远惦记着那条未曾选择的路,承载着所有现世已无力实现的美好愿景的路。是白米粒边盛开的红玫瑰,蚊子血养育的白玫瑰。

我觉得最美好的人生,它应该是个温柔的暴君,在每一个让我不安的十字路口,为我递上一粒定心丸,命令我放心地咽下。人生路,于是变成了一条曲折的单行道,路边再多的舟摇帘招,都心无旁骛。

所以我想万峰于那些信任他的听众,便是那个温柔的暴君。他用他正直、霸道、不可一世的语气告诉你:我为你下的决定是对的,你必须服从。没有委婉的『个人』、『参考』、『三思』让你心生冰凉的犹疑。

有多少不如意就有多少犹疑,可惜人世所养育的暴君大多十足的暴戾。祂只能成为一个美好的设想,就像跨年时的新年目标,生日时的蜡烛愿望,和流星划过时许下的心愿。向左走、向右走;辞职、不辞职;他爱我、他不爱我;告诉他、不告诉他,运气已经被撕光了无辜的花瓣,温柔的暴君还在炼定心丸。

失约

Posted by tixiang on November 23rd, 2013 under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清晨一拢为难的溪水

霜花冷 不解白露的乖违

薄暮一掊火树的明媚

烟花暖 不谙残月的清潋

 

时光令时光失约

星辰辜负了日夜

晚蝶舞风 翩跹顾步

流萤虽美

花无可恋 蝶亦无可恋

明月楼高盘旋飞

清凉峰下 雾浓城锁

衔露独自回

 

我用半生换你的失约

多少泥泞多少美景

我却依然心不在焉

秋千墙外

夜夜夜阑

行人道上

空空空念

 

——癸巳年十月廿一

心情

Posted by tixiang on June 27th, 2013 under Uncategorized  •  No Comments

平素里一箱束之高阁的心情

拂去浮灰 难免当时的绮丽

一枝斑驳上

一树泣樱间

一撮相思里

轻轻慢慢地抚平

 

如果说我还有什么梦想

那就是变卖自己的文字和声音

仓颉容易辜负

脆弱的喉咙送不出动听的话语

然冥灵何苦淹留

连如何去怜惜 你都不曾问起

 

人只道我是一个静如秋水的姑娘

却鲜知我波澜壮阔的心悸

当风浪平息的时候

挽留那衔湖如满月的蜻蜓

和一颗想要倾听芦苇的心

完未

Posted by tixiang on May 23rd, 2013 under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桃花开完未

其实已累累

粉面挑春眉

绿萼含笑寐

 

春事理完未

花风已娓娓

藤蔓抱锄睡

蝶影衔木耒

 

闲愁驱完未

青丝兀霏霏

弦断琴难毁

灯尽酒难醉

只是一页絮语

Posted by tixiang on May 8th, 2013 under Uncategorized  •  No Comments

我总是说,不想太过靠近,

便不会像如今这样,发现原来以为喜欢自己的人并不喜欢自己,

和原来自己喜欢的人并不值得喜欢。

我难受的并不是了解到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

而是你们摧毁了我苦心经营起来的偶像一隅,

我曾愿意拜谒,愿意向往。

你们的不小心,践踏了我为你们塑造的神庙。

 

我也愿意相信,这只是苦乐的一个小插曲,

为自己的幸福辩白的力量总不及不幸的说服力。

快乐来临的时候也是洪水猛兽,教人猝不及防,

好不容易伸出双手承接湿润的真心,这天却开始没心没肺地放晴。

是谁曾允许你翻手为云?

 

人生就像田忌赛马,我们须得花掉自己十二分的运气,

才能去赢得那莫须有的十分的幸福。

你不可能凭着丑小鸭前半生的样貌,去寻求灰姑娘下半生的命。

不管是天打雷劈,还是五雷轰顶,

只是即使你涂炭了生命,也不能阻止我爱这花香四溢。

风湖

Posted by tixiang on May 3rd, 2013 under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你像一阵风

吹皱了我心里的湖

湖面涟漪荡漾

湖心水草滋长

碧波潋滟 缱绻苍翠

踽踽摇摆

流转一片海

 

海风顾盼 无力穷帆

行不远

桅杆陷泥淖 星辰落草滩

 

请成为一艘不会返航的贼船

好让我成为一场

不会浮出水面的海难

 

寂寂的暗礁下

汩汩的流水中

再听不到枝桠拔擢的声响

和飞花凌空的心愿

 

春暖后 那是一阵玲珑的风

夏满后 那是一面多情的湖

故事结束后

沉默如海洋

 

http://tixiang.billi.us/wp-content/uploads/2013/05/ventlac.wav

达西梦

Posted by tixiang on April 1st, 2013 under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你所担心的一切都会成为现实

我终将嫁给一个不会为我狂乱心碎的人

他会娶多愁善感的我

却永远不会发现我写给自己的信

 

菱花镜里枯萎的容颜

香樟叶里零落的春天

是年轮遗忘了疏密

还是时间错乱了四季

 

他说爱她的时候 是

一樽酒的醇

一碗水的洌

一滴泪的涩

是冰雪一场后的消融

 

不舍需要多么浓烈

才能称之为眷恋

而这世上的男人

不过深情不足 只是傲慢有余

 

我依然做着我缠绵悱恻的达西梦

终会醒来 却不愿醒来

因为深知终有一天 梦会结束

那时它或已实现 或已永远破碎

Protected: 新年寄望

Posted by tixiang on February 19th, 2013 under Uncategorized  •  Enter your password to view comments.

This post is password protected. To view it please enter your password below:


Posted by tixiang on February 6th, 2013 under Uncategorized  •  No Comments

这个涉世已深的冬天

禁不住一场老于世故的春雪

就像春天里再绵延不绝的雨水

在雾霾里也一样捉襟见肘

 

冰山的眼眸明净如渠

麋鹿的足印娴静无虞

如果沧海曾为桑田

想那绵柔的春蚕 前世也必是

背若垂天之云的鲲鱼

 

纤丝绕成了沟壑

羽毛化成了锦鳞

变迁 却离不开一个圆

 

曾经心绪满柔肠

离离尽是陌上霜

 

无论破晓 或是艳阳

无论沉溺 或是浮夸

早已随着季候风离开

Protected: 关于我希望的句号

Posted by tixiang on January 18th, 2013 under Uncategorized  •  Enter your password to view comments.

This post is password protected. To view it please enter your password below: